淄博重走佛山产业升级路
瓷砖品牌动态
猫头鹰家居平台,家居十大品牌,陶瓷十大品牌,卫浴十大品牌,门窗十大品牌,中国制造十大品牌
admin
2020-06-19 14:24

高科技无污染产业置换陶瓷产业

  陶城网讯 6月28日,《陶城报》记者获悉,目前《淄博主城区南部区域发展规划(草案)》(简称《规划》已经编制完成,将把主城区南部打造为淄博市态复兴和创新发展的先行示范,范围北起昌国路,南至省道102改线,东至旭沣路,西至张博附线,总规划面积约125.5平方公里。

  《规划》将南部区域细分为6个产业片区,其中双杨镇新型产业置换区、孝妇河生态休闲产业区、中铝生态工业实验区都涉及陶瓷行业的规划与调整,3个区域产业规划内容让业界认为,淄博产区目前正是循着当年的佛山轨迹,随着《规划》的逐步落实,必将带动淄博产区生产模式、销售方式、产品组成等一系列变化。

  高科技无污染产业 置换陶瓷产业

  规划中6个产业片区,其中双杨新型产业置换区、中铝生态工业试验区、孝妇河生态休闲产业区与陶瓷行业息息相关。

  双杨新型产业置换区,包括张博附线以东,淄河大道南侧,孝妇河以西约22平方公里的区域,而传统淄博产区就是集中在双杨镇。

  《规划》显示以双杨镇建陶企业淘汰转移和转型升级为突破点,以中国陶瓷总部基地的建设为驱动力,快速推进陶瓷产业的高端化、创新化、科技化发展。而对于将搬迁关闭的企业土地和厂房设施等进行资源调配,一方面鼓励向陶瓷产业链高端服务性环节提升,另一方面也积极吸进高科技无污染的新型产业进驻置换。

  与此同时,暂时保留的企业也并不代表绝对的安全,《规划》中表示对该类企业将实施加强监控,并作出远景替代计划。此外,对该区域引导产业设定为,与总部服务相关的商贸交易、会展销售商业服务,科技研发、生态型高新技术产业研发、无污染产业等。

  事实上,进入2016年,淄博产区无论是生产厂家还是贴牌商,绝大多数都大倒苦水表示没有安全感。而记者采访中,企业负责人也经常提到“这么大动静,是不是要驱逐这个行业。”而一旦真的现有陶瓷厂家仅剩下最初公示的20家就地保留企业,多数贴牌商均表示,如果不能满足销售需求时,可能就将生产安排到外产区,但展示基地还留在淄博。这个想法和《规划》中显示的“与总部服务相关的商贸交易、会展销售商业服务”较为一致。

  中铝生态工业实验区 重点发展高档建材

  而对于产区及外界一直关注的中铝工业园,《规划》中也有涉及,规划范围为湖南路以东、旭沣路以西、省道102以北、边沣路以南20.63平方公里(30000亩)区域内。

  从《规划》中可以看到,该区域无论是定位还是引导产业首先强调的都是“高档建陶产业”,而且将重点承接南部区域转移出的建材企业和山铝搬迁新建项目。这项内容无论与2015年12月31日淄博市人民政府公布的《关于加快主城区南部区域建陶企业转型升级的意见》的基本精神,还是淄博市多次召开的有关建陶产业调整的会议主要内容相契合,就是“退城进园”的企业必然是有实力,产品必须是高附加值也具备市场竞争力。

  另外,孝妇河生态休闲产业区,《规划》还提出将结合陶瓷产业的品牌化建设和陶瓷总部基地建设,打造陶瓷创意小镇,将产业与文化紧密结合并与旅游联动,推动淄博陶瓷文化的影响力扩大。

  《规划》还制定了规划期限为2015年—2030年 ,近期为2015年—2020年,远期为2020年—2030年。其中近期内,陶瓷行业相关的项目类型主要为产业升级改造。其中包括:双杨镇建陶产业改造、中铝工业园建设、陶瓷总部园、陶瓷创意小镇。而远期规划中陶瓷行业相关的主要内容为,逐步完善产业园区建设、构建不同产业特色的产业组团,大力推动“淄博陶瓷”、“淄博高端材料”等品牌建设。

  走佛山之路 淄博企业还需要改变很多

  在过去将近30年的时间里,淄博建陶产业一路狂奔,虽然创造了高速发展的奇迹,但也积累了诸多影响未来健康持续发展的问题,有些甚至已经迫在眉睫,比如近几年淄博空气质量长期位于山东省末尾,比如持续低迷的GDP贡献,比如长期OEM代工……

  到了今年,无论是年初的退城进园,还是接下来的环保整治,再到现在的规划布局,事实是每次风波,都让身在其中的陶瓷人认为,现在的淄博就是在走此前的佛山之路。

  首先是将产业外移,仅保留20家企业,其余要么搬迁,要么拆除,原因也极其相似,环保。2007年,《佛山日报》就有过报道,香港环保署与广东省环保局共同发布了珠三角空气监控网络2006年报告,其中佛山检测最为严重,广东省气象部门认为佛山存在大量建陶企业,是废气与粉尘污染的主要来源。而这项结果也直接促成政府加大整治力度,甚至制定强制性措施,要求企业限期整治并搬离。

  贴牌商认为,一旦淄博产区不能满足生产需求,将把淄博作为展示基地。也就是将展示基地留在淄博,而生产基地则在外围。不过,淄博和佛山还有很多差异。比如目前还比较尴尬的一点是,淄博产区目前聚集大批贴牌商,但多数均冠“佛山”的名。还有淄博生产研发能力走在前列,但也遭到贴牌商的诟病,“更新太快,我们的经销商跟不上。”再比如,在品牌缔造,知识产权维护方面都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对于淄博产区在走当年的佛山之路这种设定,再结合目前的情况,一些企业有了新的想法。在关于产品更新上,一些企业也做出了根据自我定位而相应调整,或者精简产品体系,或者完善产品链,但有一点相同的就是花费更多精力在终端。“培训支持、售后支持等各个环节帮助经销商,而且还要做细致的调研,新品能否适销,瓷砖包括功能性、装饰性,不要只是好看,但在耐磨性和清理上却不人性。”贴牌商陈先生说道。

  另外,淄博企业还根据产区特点适当调整企业定位和产品规划。目前看来几乎每个省份都有自己的产区,而淄博生产线小,相比佛山的工厂没有产能优势。也正是在这种背景情况下,越来越多的企业认识到未来更多要注重差异化。“临沂的瓷片不到3块,为什么我们价格多出一倍还有市场。”一位上游釉料供应商吴先生说道,“就是因为我们存在附加值,产品做得更细致。”这样的说法得到了一些贴牌商的认可,孙先生此前在采访就提到,“淄博相比佛山、河北,其他别的产区都没有产能优势,把生产线利用到极致,产品做到差异化就可以了。”

  而对于品牌之路,越来越多淄博陶瓷人也有了新的认识,“很多人认为品牌就是给企业起个名字,请个明星代言,这个代言就是用明星的几张照片。”一位生产厂家负责人且是“陶二代”说道。而采访中,一些企业逐渐有了更深刻的见解,“比如通过微信做日常形象维护,知识产权申请和保护,还有关企业员工的接人待物,树立对产区的信心,太多细致的工作需要做。”一位企划部负责人在采访中说道。